返回列表 发帖

一点一点离开

一点一点离开
   

  

  一点一点离开

  ——咖啡豆

  

  

  书上说双子座典型的见异思迁。

  我相信。而且我很早就已经给小石打过了预防针:我不会等你的啊,也许很快就把你忘了。

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  我一直在怀疑,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小石。如果是真的,为什么连分手都这么平静,感觉不到一点点的伤痛呢?

  是在炎热的夏天,很惨淡的柏油路上。我站在马路边给他打电话。太阳直刺着我的皮肤,几乎将我烤焦。柏油路上蒸蒸的一层薄雾。一辆车飞驰过,掀起一股夹着汽油味儿的热气,直冲我扑来。单调的汽车发动机和刺耳的喇叭声在这热雾中游荡。

  可我还是从这一片噪杂声中捕捉到了小石的声音:“我要去复习了……”

  悠悠忽忽地在我耳边打转。

  “那好啊,你好好复习,——”我若有所失,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我叹了一口气,拔出电话卡。路上反射过来的光有些耀眼。我眯起眼睛,感觉这个世界很不真实,所有一切都恍恍惚惚的。

  我没要求小石北京中科白颠疯来年考同一所大学,他也没有承诺。我想小石就是那种背着行李闯世界的人,我又怎么束缚得了他呢?接下来的半年,我们跟所有上演的离别戏一样,电话、信,中国的电讯事业不断加重着负担。

  一直到圣诞老人的帽子挂遍了街头巷尾,圣诞树也拎着一身的小玩具晃摆的时候,我收到了小石最后一封信。他说,这样太费精力,他还要复习,还要高考,分不出那么多的精力。他让我等他高考完。于是我说你好好复习吧。我没敢再说不会等他,因为实在怕他今年再考砸。

  从那个圣诞节起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。

  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把持电话的使用权,也不知是怎样习惯了一个人品尝开心和失落。慢慢懈怠了写信,渐渐地不去思念一个人……

  我其实很早就知道,会是这种结局的。

  今年夏天的时候,小石打电话告诉我他考取了东北一所大学。很适合他——小石天生是怕热不怕冷的人,跟我正好相反。

  我的确等到了他高考,真是难得。可是有什么用呢?我们在电话两头平静地交谈,很是客气。

  我奇怪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这么无味,就连分手这么感人的场面到我上场时也还是这么不明不白,平淡得像一碗开水呢?

  我继续经营着我平平静静的生活,依旧有好朋友,有丰富多彩的人来来兰州可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回回,有很多的书。而小石,就变成了夹在记忆里的一片叶子。有时候甚至怀疑,也许这个人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,我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。

  直到有一北京医院治疗白癜风哪家好天,阳光开始变得无力,马路上落满了潇瑟,枯叶从肩头飘过,打着旋儿落地,而我也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。宿舍里忙着收拾屋子过圣诞节,我从纸盒里翻出一个大信封。小丫头从里面扯出一串小鸽子来,惊异地叫:“豆豆,这是什么?怎么没见你拿出来过?”我的表情登时凝固,心里轻轻地疼。小石从没有送我礼物,我也早习惯了他的不浪漫,从来不企望得到一个意外的惊喜,可是,当我收到第一件礼物的时候,竟然是夹在最后一个信封里。

  我把那一串小鸽子挂在床头。每当风起的时候,那几只小鸽子就会起舞。最大的那只翅膀上是小石的草书:借你三双翅膀,飞到我的身边。但是我们都知道,那些小鸽子渐飞渐远,一点一点地离开了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
   

  联系方式:(电话)05332781217|(Email)[email protected]|(OICQ)32861734|

返回列表